香港童軍

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律政司司長黃仁龍資深大律師在2011香港童軍百周年大會操上致辭
[2011年11月4日,更新於2011年11月22日]


PDF律政司司長黃仁龍資深大律師致辭全文

陳兆愷法官、陳傑柱總監、各位嘉賓、各位童軍領袖、各位參加今日大會操的童軍:

過去一百年,無論是世界、國家,或者是香港,都經歷了巨大的變化。能夠在滄桑百年,迄立不倒,歷久常新,到今日發展成為一支擁有超過九萬五千人的隊伍,足以可見香港童軍總會重大的貢獻,及童軍活動本身寶貴的價值和使命。

我在小學的時候都當過幼童軍,到今日對童軍仍然有兩個強烈的印象:一、是行善;二、是紀律。行善,或者說得正確點,拒絕行善,在近日因為一宗駭人見聞的事件,在國家與及香港都廣泛討論。是見聞,而不單止是聽聞,因為大家都親眼在電視機上看到兩歲的小悅悅被汽車輾過,眾多途人視若無睹,不施援手,那個令人難以置信的震撼情境,但當大家都在搖頭歎息,我都要說,撫心自問,可能自己只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,對人冷漠,視而不見袖手旁觀,何嘗不是我與你都需要面對的指控。

要實踐「對別人,要幫助」這句誓詞,我相信是從大家接觸別人的需要開始。當你親眼看到原來你身邊,仍有這麼多不幸、仍有這麼多吃苦的人的時候,你就開始有動機、有衝動,去為他們做些事情。而當你們看到你的付出成為對別人實質的幫助的時候,當你親身經歷,真正得到快樂的方法,是將快樂送給別人的時候,你做的善事,就是最有價值,最有果效的善事,亦都是最能夠持續的善事。正因為行善,是需要經過接觸、認識、經歷、參與、堅持等等的階段,行善都是透過紀律去成就。一如貝登堡爵士所說,參與童軍活動,其實就是要對抗在你腦海裏不斷發酵膨脹的自私心。他說:「In Scouting, you are combating the brooding of selfishness.」

談到紀律,在今日社會,紀律好像是一個不合時宜、負面的詞彙,但我深信,大家童軍有能力,憑你們的榜樣去撥亂反正。今日我們很強調對自由、價值、追求這些重要的東西,但是很多時候我們忽略了,紀律其實是真正自由裏面不可或缺的一部份,絕對的自由等同毫無限制的放縱,亦都是社會秩序全面的崩潰。沒有法律的社會,是沒有自由可言。而法律的效用和價值,是在於社會大眾是否願意尊重,是否願意遵守。妄顧別人的自由與權利,我行我素,將法律收到在自己手裏面,對社會整體的自由及福祉,其實是帶來極大的危害。

我們今日經常聽到,金融風暴、歐債危機,其實很大程度上,這些經濟上的顛峰,是源於某些國家某些人,在財政上的放縱和紀律上的破壞。「對紀律1,必遵行」,我鼓勵大家守著誓詞的時候,亦都不要只是盲目的服從,而是要進深一層,去明白、體會紀律其實要保護些甚麼,為甚麼嚴守紀律是這麼重要。自古至今,很多中外的學者和思想家都認同,自律是基於自發的服從,出於對別人的尊重,對群體社會福祉的重視及追求。所以,歸根究底,紀律都是行善的表現。

另外我深信大家童軍都能夠體會遵守紀律,其實是非常重要的能力鍛鍊,以及性格培養。任何更驕人的才華,無論在學術上、藝術上或者是運動上,沒有紀律的造就,都不能夠全然的發揮。再引用貝登堡爵士的說話,參與童軍活動,每個男孩(包括今日我們有女孩),都應該被鼓勵去自發地教育自己,而並非單單接受訓示("In Scouting, a boy (and a girl as well) is encouraged to educate himself (and herself) instead of being instructed.")。最後我也想借這個百年一遇的機會,向多年來悉心培訓童軍的導師與及領袖致敬,藉生命影響生命,你們的榜樣、你們的付出,建立了歷年身穿童軍制服、充滿正能量的生命,為香港社會製造上乘的磚塊,亦為香港童軍的發展,成就百載,綻放未來,多謝大家!

1誓詞原文應該為「對規律,必遵行」,此處應該為黃司長在致辭時口誤。Scout

其他文章

>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律政司司長黃仁龍資深大律師在2011香港童軍百周年大會操上致辭

> 香港童軍流行用語

> 有關香港童軍運動的網頁

> 香港童軍運動Youtube頻道

 

總會、各地域、區會、營地及附屬單位位置圖

如以上資料有誤或有增補,歡迎把修正資料電郵至 這個電郵地址已經被防止灌水惡意程式保護,您需要啟用Java Script才能觀看 ,謝謝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