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行一善



圣诞童子军
[2011年11月18日]

山谬.伯根/作

虽然现场笑语不断,充满欢乐气氛,十三岁的法兰克‧威尔森却不快乐。他的确收到了所有想要的礼物。他很喜欢在传统的平安夜,亲戚们齐聚一堂,今年是在苏珊姑妈家里,彼此交换礼物并互相祝福。

但是法兰克并不快乐,因为这是第一次没和他的哥哥史帝夫一起过节,他哥哥今年惨遭一位鲁莽的汽车驾驶撞死。法兰克想念他的哥哥,也想念两人之间亲密的情感。

法兰克与亲戚们道别,向他的父母解释他要早点离开,去找一个朋友:他可以从那里走回家,因为外面很冷,法兰克穿上他那件全新的方格子外套。这是他最喜欢的礼物,其余的礼物则是放在他的新雪橇上面。

之后法兰克就出门了,希望能找到他童军团的小队长。法兰克总觉得小队长能够了解他的感受。那位小队长虽然聪敏过人,但却住在弗莱士,那里是镇上大多数穷人住的地区。他的小队长会打点零工以贴补家计。

不过令法兰克失望的是,他的朋友并不在家。法兰克走回家的一路上,望见许多小房屋里的圣诞树灯光闪烁,挂满了装饰品。然后他从一扇窗户里看到一个破旧的房间,空荡荡的壁炉上挂着几只空空如也的长袜子,有位妇人坐在一旁独自饮泣。

那些袜子让他想起,他和他哥哥也会把他们的长袜子并排地挂着。隔天早上袜子里就会塞满礼物。法兰克猛然想起──他尚未完成今天的「善事」。

他在这股冲动消逝之前敲了敲门。

「什么事?」妇人哀伤地问道。

「我可以进去吗?」

「欢迎之至,」她说。看到他那装满礼物的雪橇,猜想他是来要礼物的,「可是我没有食物或礼物能给你,我连自己的小孩都没得给。」

「我不是来要礼物的,」他回答,「请你从这雪橇上挑些礼物给你的孩子,随便那个都行。」

「真的可以吗?上帝保佑你!」这位惊喜的妇人满怀感激地回答。

她选了一些糖果,一套游戏器材,玩具飞机与一组拼图。当她拿起那支全新的童军手电筒,法兰克差点叫了出来。终于,袜子都塞满了。

就在法兰克要离去时她问:「你不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」

「叫我圣诞童子军就可以了。」他回答。

这次的拜访使男孩深受感动,心中跃动着出于意料之外的喜悦。他了解到他的哀痛并非是世上唯一的哀痛。他离开弗莱兹之前,将其他的礼物全都分送出去了。那件格子外套也给了一个浑身颤抖的男孩。

他步履蹒跚地踏上归途,觉得寒冷又不安。礼物都送光了,法兰克想不出有什么合理的解释来对他的父母说明。

「儿子,你的礼物都到哪儿去了?」他进屋时父亲问道。

「我全都送人了。」

「姑妈送的飞机?奶奶送的外套?手电筒?我以为你收到那些礼物很高兴。」

「我是很快乐啊!」这个男孩僵硬地回答。

「可是,法兰克,你怎么会这么冲动呢?」他的母亲问道:「我们要怎么跟亲戚解释呢?他们花这么多时间与爱心为你挑选礼物。」

他的父亲口气坚定地说:「这是你的决定,法兰克。我们没有其他礼物可以给你了。」

哥哥走了,父母对他失望透顶,顷刻间,法兰克感到十分孤独。他对自己的慷慨不求回报,因为他知道善行终会有所得,否则善行的意义会受到玷污。所以他不想要回礼物,然而,他怀疑在他的一生中能否再次寻获真正的快乐。他认为他拥有这个夜晚,但却已飞逝而过。法兰克思念他的哥哥,啜泣到后来便睡着了。

隔天早晨法兰克下楼,看见他的父母正在听收音机播放的音乐。然后播音员说:「大家圣诞快乐!我们今天早上听到来自弗莱士最好的圣诞故事。那里有个跛足的小男孩得到了一座全新的雪橇,另外有个小孩得到一件漂亮的方格外套,还有好几个家庭说他们的小孩昨晚非常高兴,因为有一位少年自称是圣诞童子军,送给他们许多礼物。虽然无人认得这位少年,但是弗莱士的孩童声称这位圣诞童子军是圣诞老公公派来的代表。」

法兰克感觉到父亲的双臂环绕在他肩膀上,看到母亲含泪微笑着,「你为什么不跟我们说呢?昨晚我们不了解真相,儿子,我们真以你为荣。」

圣诞歌声再度传来,音符充满了整间屋子。「在至高之处荣耀归于神,在地上平安归与他所喜悦的人。」Scout

其他文章

圣诞童子军

美国童子军运动源于一名英国不知名童子军的善行